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人事变动 >
华润置地人事变局:多董事会成员变更 吴向东去
http://www.jiujiusm.com  2019-01-30 12:55   新闻频道

  早在10月17日,外界就盛传,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吴向东将接受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委托,接手华夏幸福,一同赴职的还有公司CFO俞健。

  当时,华润置地火速回应称:“公司管理层正常履职,公司董事会没有发生变动”。随后,在公司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吴向东参加活动的新闻。与此同时,时代周报记者就吴向东离职一事致电华润置地,相关负责人表示情况并不属实。

  不过,12月4日晚间,华润置地的一则公告让事情变得明朗。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首席财务官俞建因个人职业发展规划辞任华润置地执行董事以及执行委员会成员。在新的公司董事会中,执行董事有6人,分别为吴向东、唐勇(首席执行官)、李欣(总裁)、张大为()、谢骥以及东。

  在华润置地发布俞建辞任报告的两小时后,华夏幸福随即公告称,聘任俞建为公司分管财务及融资等业务的联席总裁。俞建正式加入华夏幸福,暗合之前的传闻。而媒体获得的一份华润集团内部通知则直接显示,吴向东不再担任华润置地首席执行官职务,聘任唐勇为华润置地首席执行官,免去其华润置地董事局、首席运营官职务。

  25载光阴,华润置地的灵魂人物吴向东有过荣耀时刻,也曾跌落谷底。随着华润置地权力结构的调整,后吴向东时代或来临,华润置地将驶向何方,引人遐想。

  1993年加入华润集团,2005年正式进入华润置地,如今已经51岁的吴向东在华润集团任职达25年之久。

  2000年,这位年轻的少帅便受命组建华润(深圳)有限公司,而投资超过40亿港元的万象城购物中心成为深圳公司成立后最大的一笔单项目投资。

  在当时,商业地产还属于新鲜事物,面对这个庞大而又陌生的项目,吴向东显得有些无所适从,随后便奔赴欧洲、美国进行考察。

  2005年,万象城开业,火爆异常。据吴向东透露,罗湖万象城开业一周年的出租率已达到97%,华润大厦的出租率更是达到了100%。

  此后万象城项目开启了在全国各个城市异地复制的步伐,而以万象城为核心的商业地产成为华润置地重要的商业资产。

  截至今年6月底,华润置地在营购物中心有27个,布局全国20个城市,包括16个万象城,11个五彩城万象汇,投资物业资产总额达到106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19%。

  2013年,吴向东接替华润置地原董事会主席王印一职,至此,吴向东的职业生涯迎来高光时刻,并提出了2015年销售额要突破千亿规模的目标。

  在第二年的3月21日,吴向东交出了成为董事会主席后的首份成绩单,2013年华润置地销售额达713.89亿港元,净利润为146.96亿港元,与前一年相比分别增长了60.9%和39.1%。

  然而就在执掌华润置地仅一年半后,2014年11月,吴向东疑因卷入宋林案以个人理由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职务,此后便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2014年,华润置地取得692亿元的销售额,未实现700亿元的销售目标,其中毛利率继续下降至30.6%。

  2016年7月,唐勇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同时设置联席总裁管理架构,联席总裁张大为、李欣协助唐勇开展工作,组成华润置地三人核心团队。而董事长主席一职长期处于空缺状态。

  其后,华润置地便进行了区域架构调整,正式由九个大区调整为六个大区,其中北京大区将和山东大区合并、上海大区和江苏大区合并、深圳大区和福建大区合并,其余成都、沈阳、武汉大区则保持不变。

  区域架构整合完成、高层权力重组使得公司业绩重回加速赛道,2016年,华润置地以1080.4亿元的销售额顺利跻身千亿军团。

  长期避居于镁光灯下,吴向东似乎扮演着幕后军师的角色。外界对于吴向东在公司的地位也颇为好奇。董事会唐勇回应表示,吴向东是华润置地的、执行董事,也是华润集团的助理总经理,分管地产业务,对华润置地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据记者了解,吴向东在华润置地的管理层介绍中仍居首位。

  事实上,从华润置地的组织架构调整中也能看出吴向东所处的主导地位。今年6月,华润置地将旗下商业地产事业部从开发业务中剥离出来,调整为一级组织机构,形成总部大区–项目–商业地产管控,并由副总裁喻霖康全面负责。而此举被视为商业地产分拆上市的第一步,而这一决策与吴向东的规划有着密切的联系。

  而今年4月,万科独董刘姝威的发文又将吴向东推向“宝万之争”的漩涡之中,最终华润置地出面驳斥。

  在12月4日华润置地发布的公告中,唐勇被聘任为华润置地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免去其华润置地有限公司董事局、首席运营官职务;李欣为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总裁,免去其华润置地有限公司联席总裁职务;张大为为华润置地有限公司董事局,免去其华润置地有限公司联席总裁职务。

  在此次调整之后,唐勇正式成为掌舵人,而联席总裁的组织架构也将退出华润置地的历史舞台。伴随着各个职位的落定,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房地产行业洗牌速度正在加快。这一轮房企规模竞赛中,关于华润置地掉队的议论不绝于耳。

  在2017年中报投资者电话会议中,唐勇就不太理想的成绩单作出检讨。2018年结束在即,克而瑞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集团实现累计合同销售金额约1950.2亿元,同比增长56.4%,超额完成1830亿元的销售目标。而此时,碧桂园销售金额已破6000亿元,恒大、万科已破5000亿元,华润置地甚至不及融创和新城控股。

  虽一直被外界质疑保守,但华润置地也有自己的业绩“底线”—规模力保行业前十。就目前成绩而言,华润置地正处在第十的危险边缘,要想不被赶超,管理层们还需更多努力。

  在房企规模竞赛中,华润置地地产开发与销售业务渐渐落后于万科、恒大、碧桂园,公司把希望寄托在多元化业务上 ,华润置地在2016年年报提出,坚持“销售物业+投资物业+X”的商业模式。在这其中,作为投资物业的商业地产业务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据其近五年年报,商业地产的收入始终不及预期,占全年总营收比例始终不及10%。如何提升商业地产的营收贡献,同样成为新管理层们需要解决的难题。




(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新闻热线: 信箱: QQ群: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邮箱:|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备案号: